当前位置:主页 > 信仰造就 > 牧者之声 > 文章

一别两宽?也可能是孤独终老

供稿:鲁风 发表于:2019-08-06

教堂门口有两个小花坛,今年春天,靠墙边补种了几棵青竹。天气由暖到热,竹茎黄了又绿,看来是活了。
 
又过了段时间,小竹子上竟长出了不同形状的叶子,远看,郁郁葱葱,还有几朵喇叭状的小花点缀在其间,清新雅致。
 
当然,这不是竹子变异了,而是爬满了牵牛花。青竹纤细,绿叶稀疏,牵牛花柔弱,顺势缠绕,紧紧依偎,看来是打定主意要“白首不相离”了。然而,对于牵牛花的一往情深,小竹子们显然难以承受,用不了多久,必成败叶枯枝。容不得多想,亦容不得怜惜,找到牵牛花的根部,用力拽出,同行半路,自此,一别两宽。
 
有些人,有些事,若相处无益,就该趁早远离。如以色列人与埃及,大卫与扫罗,少年人与淫妇,经上说:“滥交就是败坏善行”。
说完了青竹和牵牛花,还是要聊聊茶。
 
昨天,云南的同学普牧师给寄来一大包茶,把韩愈幸福的连发朋友圈。提起云南,喝茶的人都会想到普洱,既是茶名,也是地名。普同学就是普洱市人,不过,读书那会儿,还叫思茅市,可见茶的影响力有多大。
 
普洱茶可能大家都喝过,那“螃蟹脚”呢?或许,有人会说,螃蟹脚是吃的,怎么能喝呢?我说的螃蟹脚,不是海鲜,而是一种寄生在几百、甚至上千年古茶树上的植物,因形似螃蟹脚,故而得名。
 
螃蟹脚不同于牵牛花,虽在古茶树上寄生,却非累赘,更不是死亡缠绕,而是相得益彰,各自欢喜。
 
螃蟹脚性寒,全株均可入药,冲泡普洱茶时,若放入几片螃蟹脚,会让茶汤更加柔滑顺口、醇厚香甜。在大山深处,云低林茂,它们千年相守,被人采摘后,在茶香弥漫的斗室里,仍然生死相依。
 
螃蟹脚不同于牵牛花,找个篱笆,顺着枯枝就能往上爬,而是必须要在古树上寄生。若是离别,路不仅不会宽广,而是必死无疑。当然,对那高大的古茶树来说,倒是没什么损失,照常生长,年年增值。
 
螃蟹脚离不了古茶树,一别就是死,有些人,有些事,也是如此!如:罗得离开亚伯兰,以利米勒离开伯利恒,底马离开保罗,少年财主离开基督,以色列人离开神,基督徒离开团契,离开教会,等等,对离开者来说,此后,不会两宽,更不会欢喜。
 
再潇洒的离开,若是顺从情欲,偏行己路,终将孤独终老;再艰难的相聚,若是顺从圣灵,终将一起欢呼。
 
切愿每一对夫妻都相爱相依,每一间教会都同心合意,每一个城市都和平稳定,每一个民族、国家都懂得自己离不开上帝!
 
我是葡萄树,你们是枝子。常在我里面的,我也常在他里面,这人就多结果子;因为离了我,你们就不能做什么。人若不常在我里面,就像枝子丢在外面枯干,人拾起来,扔在火里烧了。(约15:5-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