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信仰造就 > 牧者之声 > 文章

茶香怡人,圣徒之香荣耀神!

供稿:韩愈 发表于:2019-08-06

最开始喝茶,就是在金陵神学院306那个带着阳台的宿舍。
 
宿舍几个兄弟,其中一个就来自福建一个叫做安溪的地方。茶的启蒙,关于茶的最粗浅的感知和“认识”,都是通过这位名叫叫做“圣典”的同学(现在是牧师了)而获得的。
 
现在想来,“圣典”和“安溪”(谐音“安息”),都是令人惊奇的巧合。读了神学之后,才知道今日成形的圣经目录,就是一个“正典”,英文叫做canon,作用就是规定哪些经卷属于圣典,哪些不是,如同一圈篱笆,围定了一个安全岛。安溪,这个地方,在我去金陵读书之前,完全是一个陌生的词汇,因为圣典才变成了一个非常熟悉的,但是从未去过的地方。望文生义一下,安溪,就是平安的溪水畔!这的人们,享受的很有可能就是与“安息”有关的生活。
 
我以为,这个解释虽然粗暴,但是至少有点意思吧。
 
在306那个阳台,也就是十几年前,圣典兄,这位名字气场足够大的同学,每次都将附着在盖碗上的铁观音“气息”给我闻尝。这个气息,对当时的我来说,是典型的树叶子味道!不过人家请我喝茶,心中感恩都来不及,更不能刹了氛围,说这个“气息”只是树叶子味道,是万般不能做的事情。于情于理,应声附和说“好”“好”“好”。因为搜肠刮肚,没有形容茶香的词汇,“good”“good”“good”就成了唯一能拿得出手的词汇了。后来发现,来自潮汕的班主任若民老师,也只会说“好”“好”“好”,从那之后我也就心安理得地这么用了。
 
关于茶香的知识,自此一隔就是十几年过去再也没有长进。又一次在前辈的茶室喝茶,几位骨灰级茶友端起岩茶茶汤,即刻现场漱口声组成的几重唱营造了一个非常令人难忘的瞬间。问为什么,说是在体会“yan yun”,这个词汇第一进入我的听觉词典,再问说是“岩韵”。
 
从此之后,才知道“岩韵”,是一个描写香气的词汇。不同茶区的岩茶,贡献不同的“韵律”。令我费解的时候,一个描写声音的词汇,竟然用在了“味觉”领域。
 
茶香,是一个令我折服的茶道现象。茶艺师利百加介绍说,潮汕的单丛,是茶中的香水。关去眼皮,放下成见一试,果然香气沁人心脾,梦去幻境,几乎时间要停止了一般。在一些礼仪之中,闭目的一刻,就是一个time of silence,一个寂静的时空神奇般地出现了。香气,在这种寂静之中获得了升华和飞跃!
 
圣经有云:我们在各处显扬那因认识基督而有的香气(林后 2:14 )。原来认识基督,可以生发香气,可以生发一种amora气味。似乎可以这样结论说,在品啜茶香的几个瞬间里,其实本身就是一个“识茶”的过程,不经过讲解,就不知道那是茶香,不经过品闻,就无法触摸茶香。
 
几年前新加坡的一个夜晚里,在祖籍福建的计程车师傅播放的闽南歌曲中,我迷幻地记忆起一次在上海,与一位牧者啜饮台湾冻顶乌龙的美妙经历!
 
茶香韵律,融合了味觉听觉!一棵树分明就栽在溪水旁!!!